中國公開透明的在線一對一學生資助平臺-教育資助網!
當前位置: 首頁 >公益新聞>公益人物> 他18年捐千萬資助貧困高考生 堅信“得到就應該回報”

他18年捐千萬資助貧困高考生 堅信“得到就應該回報”

作者:教育資助網   發布時間:2018-06-23

image.png

  大洋網訊 羅穆禧并不是腰纏萬貫的富翁,但從2014年起,他連續五年累計向廣州市教育基金會捐出300萬元,用于資助廣東等地的貧困高考生。

  實際上,2014年并不是他捐助的起點。畢業于華南理工大學建筑工程系的羅穆禧,趕上二十世紀90年代建筑業發展的大潮,創業小有起色。也是從那時開始,他與兩名大學同學約定,每人拿出300萬元用于助學,如今,他們通過不同渠道先后捐助了上千萬元。

  以至于助學圈里至今仍流傳著他的“傳說”——有困難,找羅穆禧!

  “得到越多,越應該回報”

  接受記者采訪的那天,正值廣州大雨滂沱,羅穆禧穿著最簡單的白襯衣,一雙涼鞋,撐著一把舊傘,先坐公交再換乘地鐵之后步行幾百米才到約定地點。這個精瘦的大高個,雙手過膝,進門時邊收傘邊說,因為暴雨耽擱了時間,讓他午飯都沒來得及吃。

  羅穆禧的兩個黑眼圈十分“奪目”,他說,這都是以前熬夜做建筑設計得出的“結果”,現在就算想抹除也“為時晚矣”。

  他說,直到現在,他的捐助行為都沒有得到部分親友的理解。從小在農村長大的他,還有一批需要幫助的“窮親戚”。常常有人私下嘟噥“有錢捐給別人還不照顧自家人”。說起最早捐助貧困高考學生的理由,羅穆禧快言快語:找不到什么正式的理由,一個人從社會中得到的越多,回報給社會的也應該越多,否則就會失去平衡。

  “講平衡”,是羅穆禧的人生哲學。

  羅穆禧已經記不起從什么時候開始資助身邊的親友,“一定要一個開始的話,可以追溯到1990年”。羅穆禧是上世紀80年代的大學生,“讀大學家里基本沒花錢,全靠國家補貼,到了上世紀90年代,上大學就要自己承擔費用”,那時候,羅穆禧家鄉也有一些優秀的高中畢業生,因為家庭貧困不得不放棄上大學的機會。“農村地區一些貧困家庭的優秀學生,考上高中或高中階段就輟學出來打工了。”

  三名同學約定捐資助學

  羅穆禧一開始的資助很“零散”,在家鄉發現一個就幫一個。真正讓他決定“走出去”幫助別人的想法來源于媒體的報道。他記得很清楚,1998年肆虐了半個中國的那場洪澇災害,“讓不少家庭流離失所,一貧如洗,哪有錢供孩子上大學”。羅穆禧在報紙上看到,“有的家庭供不起家中全部孩子上大學,就以抽簽的形式決定命運”。

  每當聽到這樣的故事,羅穆禧就感到難過,“這不是可惜,而是悲哀”。

  1999年,羅穆禧和兩個志同道合的大學同學每人拿出300萬元,開始在當時受到洪澇災害嚴重的江西、湖南、湖北、安徽、江蘇等省的貧困地區尋找資助對象,幫助那些高中階段和考上重點大學的優秀貧困學生。“是一種‘愿天下英才不因貧窮而喪志,不因無助而墮落’的使命感,讓我與兩位大學同學約在了一起。”

  “1999年,我們幾個同學的事業差不多都到了一個穩定期,可以略微‘放手’工作”,騰出點精力來做助學。”因為“很多地方根本找不到取款機”,“說走就走”的他們就懷揣著現金上路。

  別人不信“天上掉餡餅”

  對羅穆禧他們來說,“到哪里去找這些需要幫助的學生”是最大的問題。他們想了好多途徑,最后決定從當地教育局入手找人。

  “除了身份證,我們沒什么介紹信之類的證明”,每次羅穆禧都這樣自我介紹:“我們是來自廣東的志愿者”。絕大多數的情況下,當地教育局都不太相信他們。“最后,他們會指點我們可以去找哪些學校”,羅穆禧會照著這一“點撥”去找學校。“校長們也多半是半信半疑,認為哪有‘天上掉餡餅’的事。”

  羅穆禧還記得他們第一筆捐助,是江西某地高三的兄弟倆。當時,校長也是試探性地給了這兩名學生的信息。那天恰逢周末放假,兄弟倆帶著羅穆禧回到他們家。

  “孩子們的家可以用家徒四壁來形容,祖孫三代住在一個破漏的房屋內。”交談中,羅穆禧知道孩子的爺爺是老知識分子,一手毛筆字寫得非常好,在爺爺從小的培養下,兩個孫子的成績都很優異。孩子們的父母早年南下廣東打工得了重病,喪失了勞動力。那時,家中已無力負擔兩人讀大學的費用。羅穆禧當即拿出3000元的現金給他們,“走的時候,孩子們的爺爺跪下來感謝”。直到現在,這件事他始終記憶猶新。

  “也許經歷苦難的人,往往會迸發出更大的能量”,后來羅穆禧得知這兄弟倆都考上了重點大學,如今已是青年才俊。

  堅持坐火車去助學

  從1999年開始,兩年時間里,羅穆禧“跑”遍了湖南、湖北、江西等地,先后捐出了上千萬元,他的助學“局面”終于打開了。后來,連一些并非助學的困難也找到他。

  有一次,羅穆禧收到湖南桃江縣一名初一學生的來信。這個女孩子在信中求助,自己上小學四年級的妹妹被車撞斷了腿骨,肇事者逃逸。禍不單行的是,女孩的父親在做零工時被炸傷了大腦,家中失去了經濟來源,無法承受父女二人的醫療費用。

  這名女孩的班主任之前在一次助學活動中認識了羅穆禧,建議她寫封求助信。“孩子的信寫得很感人,也很有思考力。”得知這一情況后,羅穆禧隨即給這家人“捐了30萬元用于父女二人的治療”。“后來這位女孩子考入了中南大學法學專業,相當優秀。”

  羅穆禧覺得這也是另外一種助學。“如果當初這個女孩子被這些家庭變故所‘壓倒’,她很可能走了另外一條路。”

  羅穆禧聽他救助的兄弟倆講到這樣一位同班同學:一位來自貧窮家庭成績特別優秀的班長,同樣有抱負,因為家境貧寒,讀完高二就輟學到城市打工,想打一年工賺夠學費再回學校讀高三考大學,誰知建筑工地干一年苦工,除了被包工頭拖欠工資只積攢下幾百元。一時灰心喪氣的他,經工友挑唆,做小偷被抓了。

  “實在是命運弄人,那時的農村家庭因病致貧、因病返貧現象十分普遍,被迫放棄讀大學的貧困優秀學生確實不在少數。”羅穆禧感嘆。

  這些年來,羅穆禧除了打理自己的建筑設計業務,每年都會抽出兩次時間到各地去助學。不過,每次出行他還是堅持乘坐普通火車,跟“火車上的乘務員、乘警都已經成了老朋友”。到了縣城、農村,再轉乘其他公共交通。

  看書成上大學“資本”

  直到2012年,羅穆禧接到一個廣州的求助電話:廣州市第三中學一位品學兼優的應屆高中女生,高分考上廣州中醫藥大學護理專業,但她是寄養在低保家庭的孤兒,因為交不起學費面臨被取消學籍。羅穆禧得知情況后,每年幫她交學費住宿費,“大四時,孩子非常懂事靠勤工儉學負擔了自己的學費和生活費。”從那時起,羅穆禧才開始認真地打量這個自己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城市:像廣州這樣的繁華大都市也有交不起學費而被拒于大學門外的學生。

  于是,從2014年開始,他連續五年向廣州市教育基金會捐贈,目前累計300萬元,接受捐助的貧困學生達300多人。今年,他又計劃再捐款100萬元資助今年的優秀貧困生。

  “我在農村出生長大,經歷了艱難生活,一輩子秉性不改。”在外人看來,羅穆禧對自己有點摳,但他自己卻沒有覺得是在勒緊褲腰帶過日子。羅穆禧出生在潮汕農村一個“建筑世家”,“有土地、有牛,有一門建筑手藝”。羅穆禧還有三個姐姐,在村里還算不上富裕家庭。

  羅穆禧謙遜地認為,“論成績,考大學是輪不上我的。”不過當時羅穆禧特別愛讀書,羅穆禧說,這可能也是考上大學的一點資本。

  上世紀80年代初大學畢業后,羅穆禧到建筑設計院工作。五六年后,喜歡自由自在的他辭職“下海”,跟人合伙做房地產開發與建筑工程。

  現在,羅穆禧也會去發動身邊的朋友、同事去助學。“有時候,我會跟一些朋友開玩笑說,你看你的孩子在社會接受這么好的教育,你也應該去資助一兩個孩子讀書。”

  對話

  錢夠用就行

  廣州日報 :你怎么看待金錢?

  羅穆禧 :我看到現在有一些“發達”的人,他們有的買地建了“大莊園”,有的花錢建豪華祖墳。比如在農村,很多人以前家里很窮,先人去世時簡單下葬,現在“發達”了,要講風水,花大價錢修豪華墓地,我心里想:究竟是修了豪華墳才“發達”,還是沒修豪華墳前“發達”的?

  我們以前修祖廟、祠堂,是不能賺錢的,花多少力氣拿多少錢,要積德。現在也是,做人不能貪得無厭,錢夠用就行。

  廣州日報 :聽說您賣房做捐助?

  羅穆禧 :以前做建筑的時候,建好的房子賣不出去,后來開發商就以房抵工錢,所以當時手上有一些房。早些年為了助學,我陸續將房子賣掉了,現在也只有一套自住房。我覺得一個人在社會上得到多了,要有付出,才能平衡。

  從我的孩子懂事開始,我就告訴他們:父母不會給你們留財產,只負責你們讀書,以后都靠自己。我的孩子都是靠自己讀的重點大學。

  廣州日報 :聽說你去做捐助,社會上有些人不理解,甚至會懷疑你的動機?

  羅穆禧 :我只要了解到那些優秀貧困高考生交不起學費,都會給予力所能及的幫助,有句話叫“人的一生都在希望與等待之中”,給窮人有希望,給社會正能量,就是自己一生的夙愿。

  文、圖/廣報全媒體記者杜安娜 通訊員曹振
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cbsho.tw/article/50674.html
承辦單位:西安利爾品牌營銷策劃有限公司 主辦單位:陜西福智慈善基金會 陜ICP備17004166號-1
地址:西安市高新區丈八一路綠地藍海大廈三層 郵編:710065
Copright?2014-2017 教育資助網 All Right Reserved
全民欢乐捕鱼礼包兑换码 7m体育即时比分 辉煌在线娱乐 新皇朝国际娱乐 不倒翁投注法新法整理 欢乐生肖彩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杀号技巧 靠足彩赚钱的人 澳贝娱乐网址 球探 重庆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时时彩四码 585棋牌下载 安徽时时官网 皇冠比分网即时比分 什么买卖稳赚不赔 丰云车神游戏辅助